手机版

“小姑娘怎么去看守所工作呢?”她去了,还成了“网红”

发布时间:2019-07-15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杨浦区看守所女子监区进门处,有一幅特殊的画——树干上没有花,却“长”满红色的的叶片。

仔细一看,“叶片”全是大大小小的指纹。这样的场景几乎出现在每个看守所监区的门口:完成身份核验的嫌疑人要在相关文件上打手印,很多人完成后随手就在墙上一擦。

“太难看了!”刚入职不久的90后女警刘杨,向看守所所长王枫提了个大胆的建议:“为何不因地制宜把这里做成一幅画呢?”

“我内心有点小叛逆,喜欢打破常规。”这名身着警服、正襟危坐的年轻女警,走出高墙的工作之余,还是个在B站拥有4000多名粉丝、单个视频点击量超过40万的“up主”,奇思妙想不少:“哪怕在高墙里,我也想方设法要‘搞事情’,外人眼中看守所是严肃冰冷的,但我想为这里带来点色彩和温度。”

于是这幅由民警和嫌疑人共同完成的大树应运而生。一枚枚指纹,是关进这里的人们错误的印记;但在刘杨看来,一片片叶子,未尝不是新生的开始。

监区门口代表希望的“未来之树”

2016年警校毕业后,刘杨进入杨浦区看守所工作。亲友知道后都有些惊讶:“小姑娘怎么去看守所呢!”“那里是不是不见天日?”“都是上大夜班啊……”

作为一名看守所巡控民警,刘杨的主要工作是在女监区开展巡视,及时处置监室中的各种突发情况。

在旁人看来,看守所民警的工作相比其他警种,显得严肃而单调。身处其中,刘杨渐渐有了不同的体会。“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份工作就是按部就班,但慢慢发现,其实可以挺有意思!”顿一顿,她又说:“除了上夜班真的很容易长胖之外。”

工作不久,有一件事让她特别“看不顺眼”——入监之前,犯罪嫌疑人都要在相关的法律文书上按下手印。于是很多人把手上残留的印泥就往一旁墙上一抹,时间一长,墙上的指印迹斑斑点点:“提醒过纠正过,可大家还是习惯就这么顺手一抹!”

能不能换个方法呢?刘杨小时候学过画画,那些散乱的红手印在她看来就像一片片零落的飞叶,她眼中却生出了枝蔓,渐渐将这些散落的叶片聚合成一棵大树。她把这个想法向看守所领导汇报,没想到所长王枫当即就同意了她的想法。

原本红印斑斑的墙壁被粉刷一新后,刘杨用一张大画纸盖在墙壁上。原本打算直接画上树干,可她特别想“整点特别的东西”,联系到如今公安改革正走上“智慧化”道路,看守所也将以此提升管理效能,于是她把这棵“树”的树干设计成一条条电路合成的形状。

满墙指纹印,被她变成“希望之树”。

这样的设计,连不少嫌疑人都觉得新鲜。她们不再把手印擦在墙上或身上,而是乐此不疲地按在这幅画上,为这棵树“开枝散叶”。

如今,这棵红色的大树,在严肃静谧的监区里格外悦目。

天花板上的图案是用剩下的颜料画的

画完这棵大树,颜料还剩下不少。刘杨又动起了其他脑筋。“监区的设计有特殊性,长长的通道两旁都是铁栅栏封闭起来的监室。我就想怎么弄能让大家的心中多点色彩。”通道天花板上原本只有灯,以晕黄灯光的形状为基础,她设计出一朵朵五彩斑斓的花。“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在墙上画画,像米开朗基罗那样!我在家里墙上画没少被父母打,没想到工作竟让我‘正大光明’地实现了梦想!”

“薄荷电台”让被监管人员理解“眼前的苟且”

也不忘“诗和远方”

“某一天,我来到这个世界,你满心喜悦。

某一天,你为我扎起了辫子,教我蹒跚学步。

某一天,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奋斗,你看着我渐行渐远的背影,已满脸泪花。

某一天,你在夕阳的余晖中期盼我归来,却不知头发已布满了银霜。

某一天,我也为她梳发,教她识字阅读。

某一天,在温暖的午后,我们拿起泛黄的相片,回忆起你,感觉你依旧在我们身旁。”

——这,竟然是涉嫌故意杀人的女孩“叶子”写给母亲的诗。

刚刚过去的母亲节,刘杨在看守所自己创办的“薄荷电台”做了一期“母亲节”专题,面向所有的嫌疑人征集“内心想对母亲说的话”。

“读了这些话,我能感受到即使犯错甚至很大的错误,她们内心仍然有柔软的一面。”刘杨参与创办“薄荷电台”的初衷,就是希望唤起在押人员“心底的温柔”,也让她们重新感受自我价值。

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大多是未决人员——因违法犯罪被警方刑事拘留,羁押在看守所等待后续的诉讼活动。刘杨能感受到这里的低气压:“有人刚进来时,连着几天边摇栏杆边喊‘放我出去’,还故意跟同监犯吵架来发泄情绪。”

她们是“坏人”吗?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