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守护,为了家园更美(小康路上·绿色力量)

发布时间:2020-03-25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在北京西山观测点,工作人员在操作无人机。

  梁乐乐摄(人民视觉)

  吉隆海关工作人员在进行沙漠蝗监测。

  何晶晶摄(人民视觉)

  核心阅读

  保护生态环境,防范自然灾害……疫情防控期间,一线工作人员兢兢业业,坚守岗位。

  在北京,海淀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用无人机进行日常监测,在迁徙季为候鸟提供严密保护;在湖南茶陵县龙潭水库,工人们正加紧修复水毁工程,为即将到来的汛期做准备;在西藏,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的关员们在边境巡查,开展沙漠蝗虫监测。为了家园更美,他们在用心守护。

  

  护鸟类,用上了无人机

  讲述人:北京市海淀区园林绿化局林政资源科科长朱禄

  咕咕、啾啾……清脆的鸟鸣,唤醒了沉睡一冬的山谷,西山一天天热闹起来了。

  往年这时,我和同事都格外忙碌。我是北京市海淀区园林绿化局林政资源科科长,每天都要开车60多公里去西山的观测点,然后徒步巡查野生动物的安全情况。西山地势险峻、弯道多,崎岖难行。

  西山多鸟。每到春季,大量候鸟从澳大利亚、新西兰和东南亚、西太平洋群岛等地开始北上,途经我国东部,直至抵达俄罗斯远东和美国阿拉斯加地区。万里征途中,许多鸟类会在西山落脚歇息,其中不乏大鸨、黑鹳、金雕、丹顶鹤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。盗猎者闻风而来,一些人在林中布下粘网、架设猎捕夹。

  刚刚过去的冬天,北京雨雪不断,山路格外湿滑,开车险象环生,徒步无法进入深山。可是正是迁徙季节,鸟类监测等不得。怎么办?“能不能用无人机来巡查?”北京天枢通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夏传猛向我们伸出了援手。

  一拍即合。2月6日,凌晨4点刚过,山谷一片黢黑,无人机第一次上岗。“鸟儿吃食早,盗猎的人来得更早。”机长徐浩操纵着遥控器,一架黑色的旋翼无人机快速升空,很快上升到近百米的空中,并向四周飞旋而去。

  无人机的“眼睛”是球形双镜头吊舱,可以360度旋转、30倍变焦。白天利用可见光,晚上依靠热成像技术,吊舱可以实时拍摄图像,同步传送到海淀区森林防火指挥中心。“在夜晚,人和动物的体温明显高于自然界的其他物体。”天枢通达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博解释说,“在热成像镜头下,温度越高的拍摄对象在图像上亮度也越高,这样我们就很容易在黑夜中把人、动物与环境区分开来,在白天也能识破伪装。”

  工作人员先期对保护区的动物进行热成像数据特征采集,据此可以判定图像中的物体。“通常小鸟在图像上是一个个小点,人则是比较大的光斑。”一旦图像中出现可疑人员的行踪,无人机立即转为悬停模式,仔细加以甄别。通过无人机的喊话器,工作人员可以及时劝疑似盗猎者离开。如果对方不听劝阻,海淀区四季青镇无人机森林防火指挥中心立即通知森林警察,通过无人机精准定位去现场执法。

  2月6日以来,每天至少3架次、飞行30多公里,无人机守护着西山鸟儿的安全。在张博的工作现场,总有好奇的村民四处打量,“这玩意儿厉害,可不能上山逮鸟了!”

  据了解,现在人防加技防,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在加大,公众的生态保护意识也提高了!

  监控鸟类情况的同时,天枢通达科技有限公司也没有放松防疫,他们每天对无人机和车辆早晚消毒,工作人员测两次体温,注意戴口罩。西山的4个入口也做到逢车必检、凭通行证进出,对来往人员逐一测体温、实名登记。

  本报记者 施 芳整理

  

  严监测,防沙漠蝗入侵

  讲述人: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监管三科关员武欢

  我叫武欢,今年30岁,在拉萨海关所属吉隆海关工作5年了。

  近期,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国沙漠蝗虫灾害持续暴发。作为在边境一线工作的海关关员,我和同事开始了每周两次的监测工作,目前尚未发现沙漠蝗虫入侵。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每周提供准确的监测结果,为严防沙漠蝗虫提供第一手资料。

  3月11日10点左右,我们从日喀则市吉隆县吉隆镇驱车前往国门热索桥附近的热索村。到达热索村后,我和同事戴上口罩、提着装备开始了徒步监测和观察。根据作业指引的要求,我们必须做好个人防护。我们捕获的蝗虫要放在特制的瓶子里处理,以保持形态的完整,便于制作标本。但瓶中处理样本所用的药品,过量吸入会对身体产生危害,所以,我和同事必须小心地戴好口罩。一次监测,要花5到6个小时,必须谨慎细心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