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“宅家锻炼”说说而已?近五成大学生宅家期间变胖

发布时间:2020-03-31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近五成大学生宅家期间变胖,九成运动量低于往常——

  “宅家锻炼”只是说说而已?

  即使受疫情影响不能出门,吴瑧每天至少也要花3个小时在运动上。从小学习舞蹈的她除了日常练舞,还会结合有氧与无氧运动,完成塑形、拉伸。如果一天没有做任何运动,她睡觉都不安稳。

  与吴瑧截然不同的李一花则在放假回家后完全失去了锻炼的动力。“懒得动弹”的她没有制定运动计划,“运动太累了,不愿动”。在好友微信步数排行榜里,李一花的头像往往在榜单底部“徘徊”,她坦言:“上一次进入前10名,应该还是在学校的时候。”

  而因长时间“葛优瘫”已经胖了6斤的梁琪选择了及时“悬崖勒马”。为了回到原来的体重,她为自己制定了为期1个月的运动计划,并搭配着减脂食谱,每日严格执行。对她来说,锻炼更像是一剂“补救药”,是她每次“对抗长胖带来的罪恶感时”才会搬来的“救兵”。

  近日,中青校媒面向全国915名高校学生发起关于“宅家运动”情况的调查,发现15.39%被调查者在家期间会严格执行锻炼计划,39.96%选择间歇性完成制定的运动目标,还有44.65%在家很少运动。

  追求自律,九成大学生抱有“运动期待”

  “宅家”期间,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李一花偶尔会想起学校操场的一句标语,“每天运动10分钟,幸福生活50年”。中青校媒调查结果显示,89.96%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在家运动很有必要,希望通过运动达到减脂(63.72%)、塑形(69.95%)和缓解身体不适(44.59%)的目的。

  就读于河北工程大学的小马早在放假前就规划好了自己的假期:7点起床,在学习前完成半小时的晨跑。但因为疫情的缘故,小马所在的村庄被封锁,她也被要求在家隔离,原本的运动计划成为“镜花水月”。但不甘“Flag就这样倒下”的小马并没有因此放弃锻炼,打起了室内运动的主意。

  机缘巧合下,她在网站上刷到了《美丽芭蕾》的教学视频。每天中午,跟着视频里的教练挥动手臂,完成15到30分钟的塑形锻炼,便成了小马除专业课程外的另一门“必修网课”。她对当下的运动状态很是满意:“根据动作难度,运动时间会有所不同,每次练完恰好出汗,强度对我来说刚刚好。”

  同样对“利用假期好好锻炼”怀有期待的杨晓,也因学习爵士舞的计划搁浅,开始利用运动App“宅家运动”。来自中北大学的她打算利用考研初试结束后的空档期,“将生活过得更自律一点”,完成减脂计划,疫情结束后以伴娘的身份参加姐姐的婚礼。杨晓计划每天抽出半小时以上的时间完成系统性的锻炼,一周最少坚持4天。

  对于浙江海洋大学的施黎来说,健身就像吃饭、睡觉。从初中开始坚持锻炼的他,在去年暑假专门去学习并且考取了AFIA国际私人教练等专业证书,并开始系统地进行健身。疫情期间,除了在室内训练,施黎还在村头没有人去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新的乐趣。几棵倾斜的树干成了他练倒挂仰卧起坐的器材,笔直的树木则是他练习倒立的辅助物。对于他而言,树林里锻炼就像小时候跑岗子、爬小山、趟水湾一样,是一种玩耍的方式。

  调查显示,14.54%的受访大学生“宅家”期间尝试过多种类型的锻炼,选择在家运动的被采访对象中,18.91%倾向于塑形锻炼,10.93%偏爱减脂训练,13.55%喜欢打羽毛球、篮球等运动。

  未始即终?近五成大学生没运动还变胖

  与大多数同学一样,东北大学2018级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王华同样深知运动的重要性。本想趁着假期练出肌肉的他制定了不少“小目标”。“但可惜的是,我的计划永远比行动更加丰富精彩。”

 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,46.18%大学生宅家期间体重增加,34.82%变化不大,19.00%体重减轻。

  假期已过去大半,可一到家便不自觉地开启了“懒人模式”的王华不仅增肌的目标没能实现,“撕裂腹肌”更是遥遥无期。理想与现实的落差,常常让镜前的王华因为自己的自制力太差而陷入自责。

  缺乏锻炼成为部分同学“宅家”的常态。网上开学后,橄榄球选修课便成了李一花每周仅有的一次运动机会。体育老师会将学习视频和教学演示文稿发在学习群中,要求每位同学选择一项运动,练习并拍摄视频上交作业。但长时间的缺乏运动,让李一花每次上课时都很吃力,不到一分钟的平板支撑,便会让她心率加快、呼吸不畅。

  “上了一天的课太累了,昨天又感觉没睡好,要不今天就不运动了吧。”对于梁琪来说,坚持锻炼需要多个理由,但说服自己休息只需要一个念头。放弃运动的她很快便会瘫在床上,一边吃着零食、水果,一边把活力投入到手机上。“想运动,但懒得动”成了梁琪“思想上运动”的常态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