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“唐探宇宙”:一个超级原创影视IP呼之欲出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◆◆网络剧《唐人街探案》剧照。

◆“唐探”IP系列最成功之处在于将“原创性”与“开放性”摆在创作的前置位。每一部作品的人物、剧情以各种方式彼此勾连,但又独立成篇。图为电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海报。

  ■本报首席记者黄启哲

  今春“贺岁档”电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还未上映,网络剧《唐人街探案》率先开播。令人意外的是,一向被视作品质“洼地”的网剧,竟然超越两部电影前作,在豆瓣获得网友8.1分的评分。这个数字甚至还赶超同期现象级网剧《庆余年》0.2分。

  国内影视圈一度曾有“IP魔咒”。一旦一个项目赢得口碑和商业上的成功,很快开发全品类的IP矩阵,意图在市场快速“圈钱”。可面对狗尾续貂、挂羊头卖狗肉的衍生产品,观众自然不会一再上当,很快一个潜力IP就被做成“后会无期”。

  在唐人街探案(以下简称“唐探”)IP这里,这个魔咒正在被打破。六年三部电影一部网剧,并没有过往IP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”的局面,甚至还有持续走高的意思。眼下,网剧的好口碑正在成为第三部电影最好的预热。难怪网友对标海外的“漫威宇宙”,看好这个IP的生命力——这是要创造一个“唐探宇宙”!

  在业界看来,“唐探”IP系列最成功之处在于将“原创性”与“开放性”摆在创作的前置位。其“原创性”体现在告别囤积既有爆款小说、游戏等IP,着力用心孵化自己的原创形象和故事。而“开放性”的秘诀则是将每一个IP产品既视为整体也视为个体。每一部作品的人物、剧情以各种方式彼此勾连,但又独立成篇,并在持续的IP产品开发中,不断扩大着文本的外延,最终使得产品不再成为IP效应的内耗,而能够互相成就,进而不断累积受众的关注和口碑。

  从改编到原创:IP面前,电影网剧“无大小”

  作为网剧能够在一开播就牢牢锁定观众注意力,并不只是“唐探”两部电影前作累积的关注度与美誉度。要知道《唐人街探案2》尽管在2018年贺岁档斩获近34亿元票房,口碑却有所倒退,豆瓣评分仅6.7分。时隔两年再度问世,令观众惊喜的是“唐探”超越一般网剧的制作水准,呈现出电影才有的质感与格局。

  比如,当警车与拆弹部队正面“逼停”跑道上的客机。网友在弹幕刷屏“简直是电影级的经费制作”。目前网剧罪案题材尚以小成本居多,难怪网友会为剧组租下一架客机而点赞。据片方透露,“唐探”网剧平均一集的制作成本高达1000万元。

  大制作的背后有着更经得起考验的内容品质把控。作为网剧中目前比较成熟的悬疑侦探题材作品,其四集一案的体量中,不仅有疑案的抽丝剥茧,对于人性与犯罪心理也有很细腻的刻画。观众也随之注意到,与坐拥成熟IP圈钱的做法不同,此次网剧没有利用消耗IP光环,而是在班底上几乎“另起炉灶”。电影导演陈思诚成为监制,转而起用新人导演。其中一位便是前不久票房黑马、电影《误杀》的导演柯汶利。此外,告别过去网剧饱受诟病的浮夸僵硬演技,以邱泽、张钧甯为代表的主角,也都凭借对人物的驾驭登上微博热搜。

  自2015年第一部电影问世以来,导演陈思诚就有意将其做成一个大IP。曾有消息称出品方计划至少推出六部电影。2018年同名漫画出版。眼下在推出同系列网络剧的同时,陈思诚又提出将其游戏化、衍生品化、乐园化的畅想,无疑是期望打造一个全产业的“唐探”超级IP。

  其实过去几年间,影视圈的IP孵化探索从未停止。影网联动也好,全产业孵化也罢,此前早有尝试。遗憾的是,各大平台过去常聚焦于既有IP的囤积和拔苗助长,于是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IP的“扑街”。不管是《盗墓笔记》《鬼吹灯》这些网络文学改编,还是《爸爸去哪儿》《奔跑吧兄弟》等综艺电影这样的畸形产品,尽管不少都投入相当的制作宣发成本、明星阵容,可收获的口碑一路滑坡不算,票房号召力也日渐式微。

  在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副教授赵宜看来,过去打造IP时过分地关注其字面意思,即知识产权。因而,网络平台只顾购买既有资源版权、匆忙改编,使得诞生的IP产品彼此互相消耗,很快失去市场活力和内容生命力。“我们更应关注IP的文化意义,首先是文艺创作,其次才是娱乐产品。”在这一点上,“唐探”系列至少在艺术品质上明确了——电影、网剧没有大小之分,只有艺术品质相当,互相成就,才谈得上互相成就。

  开放式文本:彩蛋背后是IP对互联网“交互性”的充分利用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