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
行走在儿童文学的现场

发布时间:2020-07-22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  陈香在儿童文学界的形象越来越鲜明,越来越突出。她从最初默不作声的现场旁观者——她是作为记者采访报道出现的,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成为儿童文学话语体系的建构者之一。如今,她每次走来时,与会者都有一种期待:陈香今天会说些什么呢?因为每次听她发言,我们都能听到地道、新颖的见解。而她的新作《童心宇宙:儿童文学的本质与边界》(接力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)推出,更加强化了她作为文学批评家的身份。

  也许与她的职业有关,她的文学批评与其他批评家相比,有一显著特色——现场感。一部新作问世之后,陈香对其发声往往是最早的。这与她的记者身份有关。她会将作品评论与她的新闻工作自然而然地结合在一起,在最短的时间内,展现给我们。将评论的专业性与报纸的新闻性结合在一起,是她的拿手好戏。她的文章,总体看上去,是一篇专业批评文章,但语调既是批评家的,又是记者的;她在以批评家的身份对作品加以评论的同时,作为记者的独到观察又始终在支使着她的行文。强烈的“时效意识”,左右着她的修辞风格:干净,凝练,利落,夹叙夹议,姿态呈俯视,偏重于对被关注对象之当下意义的揭示,以及对关注对象的准确定位。

  这种现场感风格,还在于陈香热衷于对正在发生的文学现象和潮流的关注,要比一般的批评家更为热心。而对文学现象和潮流的描述和分析,都是比较恰当的。她擅长做这种批评,这得益于她飞鸟式的穿梭。很多儿童文学研讨会,都会出现她的身影。她身轻如燕地在儿童文学的原野上飞来飞去,将儿童文学的风景和生态仔细看在眼里。她能如数家珍地谈论很多新近出版的国内外儿童文学作品。于是,我们从她那里听到了儿童文学的风向、潮起潮落的准确信息,听到了对未来喜悦情景的畅想或者是对可能出现的逆流、斜风的预警。

  她对文学的专心,不言而喻。但我们也许并不缺这种专心之人。我们缺的是既专心又专业的人。目前很多儿童文学评论,有点儿隔靴搔痒、似是而非,有点儿隔,有点儿浅,有点儿飘。这么多年,陈香一直在修炼自己,一直在让自己成为一个专业人士。她没有停留于对儿童文学的浮泛关注,一直在往深处去,往高处走。她知道,对一篇作品或对一个文学现象的精准判断力,不仅来自对存在状态的全面了解,更在于对话语资源的把握,即理论功底的形成。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在努力夯实自己的理论基础。从她的批评文章中看到了无处不在的理论光芒。理性之光,越来越明朗地照耀着她的文字世界。

  她对儿童文学的直觉能力,也是良好的。她也许天生与儿童文学有缘。生活中的陈香,总有那种孩童般的纯真和活泼。直觉,理性,合流运行,从而使她的文章义高而不虚妄,真切而不浅疏。

  “儿童文学本质上应该是一种充盈着强烈的故事性、趣味性和游戏精神,充分张扬幻想精神,愉快的、充满无限生命力的文学世界。首先,儿童文学应该是给儿童带来解放和自由的文学,鼓励儿童从容不迫享受童年的幸福,满足并发展儿童的生命欲求和愿望。其次,儿童文学应该采取特定的方式阐述儿童所生存的真实的世界,在感受他人他事时获得认同感和抚慰感,并实现最终的成长;再则,儿童文学不能无视苦难而一味迷恋描述儿童所谓的幸福生活,苦难的缺失,将导致人文精神的陨落。”诸如此类的表述,都是专业性的表述。而这些表述的背后,是陈香直觉能力与理性能力之双翅的优美扇动。

  (作者:曹文轩,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)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